慈善不善

好多问题是不能问地,影响世界和平。

比如为什么要慈善呢? 富人说为了自我价值啊;穷人说为了福报啊;中产阶级喏喏的说——得搞个系数。

再比如如何衡量慈善?富人说看慈善的结果啊;穷人说看发心啊;中产阶级喏喏的说——要么再搞个系数?

所以,各位看官,想必已经归纳出来,慈善根本只是个财富问题吗,可我为什么要说它不善呢? 这还真是个狼死捣瑞,先从我做产品的经历讲起(小娘子,别走…)。

我们生活中,总会碰到一个佛山无影脚句式,叫做“某某某总是好的“。 类似这样的,“手机能换电池总是好的”,“上奥数班比不上总是好的“,”读鸡汤比不读总是好的“…….,多数人都会被问得张口结舌,难以下咽。 碰到我们做产品的人,就会想起大碗大师的产品三定律,有条理的指出这个逻辑的不妥之处:

  • 显隐定律——有显性的易见的好处,未见得没有隐形的不可言说的弊端。比如手机能换电池,只是看起来方便,但是对手机稳定性影响,对体积和元器件布局的影响,极有可能是弊大于利的。
  • 长短定律——短期有利,未见的长期向好。比如多数上奥数班的孩子,因为提早太多学习知识,养成了囫囵吞枣、死记硬背的行为模式,虽然看起来会做几道题,但随之而来的对数学的厌倦,以及不求甚解的学习模式,对一生的危害极其恶劣。
  • 真假定律——用假需求假满足用户,不能最终解决问题,反而有害,比如观音土虽然能充饥,并不能养人。读鸡汤文字,只能让你假装自己高尚和伟大,而实际上原地没动。 我有个表姐,每天在群里发关于博爱、宽容、阳光正能量的文字,我就特别认真的说,姐姐,我们从逻辑上探讨下这段文字吧。果然,我很快就被博爱的批评了下,宽容的踢出群,阳光的拉黑掉了。

学习了大碗三定律以后,让我们一起来有感情朗读下如下的文字:

慈善总是好的,总是好的

立刻就有了真善忍的大法即视感了吧。你也分不清,人家到底在说,慈善的结果总是好的,慈善的动机总是好的,还是说慈善这件事对施善者个人总是好的。 这样你分析结果,人家就强调动机,你分析动机,人家就抛出自利,你分析自利,人家又回到结果,子子孙孙无穷尽也。我们被迫用大碗定律分析下大概是这样的:

慈善对受施者,只是表面看着好,未见的全是好的。这不需要我证明,无数论文论证过了。

慈善从长期来看,未见的好,有些慈善反而更坏。看看全国贫困县发展就懂。

慈善,更多时候,是用一种简单轻松的方法逃避思考,逃避困难,麻痹自己。 假装自己是个高尚的有道德感的人,让自己逃过了对自己灵魂的拷问和反思,逃过了更大的更有意义的行为和责任(比如推动制度、解放心智…)。这可称之为不善。

相当一部分家长,会天真的以为,我在孩子身上舍得花钱,舍得花时间,所以对孩子一定是好的。这跟大部分人慈善的行为毫无二致,只是自我陶醉,追求心安,徘徊在愚蠢和简单之间。在我看来,把有限的不可预期的慈善好处,跟人类小布尔乔亚式自我麻醉和蒙蔽双眼的坏处相比,慈善的作用绝对不善。 

需要节约吗

你不定义一件事,就没办法谈论一件事。否则,早晚你会发现自己栽坑里。所以,我们先琢磨下,节约是什么。

翻字典的话,节和约是一回事,说文注,“节,竹约也”。’节‘的本意从竹节中来,指草木支干坚硬的地方,后来衍申成“关键”的含义,如关节、节操;因为有规律,也有周期性的意思,比如节奏、节日。我猜测这个“节”用在“节约”,是取其“关键”的含义,就是用在关键的地方。荀子有言,“强本而节用,则天不能贫”。

那么,我们的问题,就变成了,用在关键的地方就成。 可是,当我们深究,为什么要用在关键地方的时候,我们很容易理解,原因是不足,经济学上叫稀缺。 换句话说,只有稀缺,才存在节约这个概念,否则,节约这个词汇无意义。

这个时候,道德高尚之士,会总结说,嘿嘿,你看看啊,天下有什么东西不稀缺啊,所以,我们要务必事事节约啊。对于偷换概念的人而言,我们通常用直接打脸的反证法。从逻辑上讲,如果事事关键的话,则事事不关键,“关键”这个词就失去了意义,这是打脸一。从现实当中讲的话,如果道德高尚者,每年洗三五次澡,算了,我们慷慨点,冬天洗三五次吧(我小时候在县城,几乎每个人冬天都是每月洗一次的节奏,在农村的话,一个冬季最多一次——只是说明这个正常人可以接受),我就信服他,可惜我相信现在道德高洁之士虽多,让他减少洗澡数量,让他不用冰箱,让他停止空调,他多半是不肯的,这是打脸之二。 打脸的目的是说,泛泛的讲节约,不寻求出什么是“用在关键处”,不能解决如何节约的问题。

所以,想必答案也清晰了,对私有财产而言,本来就不存在“节约”这回事。一个富人,浪费50吨水哗哗淌着玩只为自己开心,跟此人乘坐私人飞机游玩让自己开心相比,并没有更加“不节约”——只是你看着更不舒服而已。对一个体制外,永远没有机会公款消费的人而言,天下本来没有“节约”这回事。

书店和花店

前几天跟几个朋友闲聊,一个朋友说,她女儿想长大了开个花店,他还挺支持的。这种支持要不得。

因为情怀,本质上,是感觉,不知其所以然;既然不知其所以然,就基本不靠谱。说的清楚的叫道理,说不清楚的都叫情怀了。 现在满大街的骗子,就靠情怀骗人了,比如民族产业情怀、慈善情怀、爱学习情怀、勤奋情怀、复古情怀、扬我国威情怀。 我同济的同学,也会上这种恶当,被慈善、高尚、学习型组织的情怀骗了几十万。 但凡情怀,不是骗人,就是骗己。

我知道的想开花店和书店的人,不用找黄牛,也能排队排出去38公里。 大概原因也能猜到,美啊、有品味啊、可以假装有思想啊。但实质上绝不可信。我认识的这类人,一年看书大概不超过10本,排除小说的话,可能不超过5本,去掉鸡汤,1本也难找,还假装自己是爱读书的知识分子,看到别人说读书,就赞美;读到某个书店的文章,就转发后赞美,彷佛不转发不是上海人。我认识想开花店的人,自己房间里脏到无处下脚,凌乱到如风中狂舞,她是爱美,还是只想标榜自己爱美,可见一斑。

书店,如果不是立了一个明确的愿景(比如解民智于倒悬)的话,就是个小破生意,只不过这个生意看起来是骗人情怀的,而不是骗自己的。如果你有一个明确的愿景,当然就未必是做书店,你写文字,做教育,一样有帮助。 花店自然也是如此,如果不是有明确的愿景,跟卖烟酒糖茶充气娃娃并无二致。从这个意义上讲,那些跟你说我打算开一家书店的人,都配得上装逼未遂犯的抬头。 人家吴晓波,这么有钱,宣称要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开了家书店,一看不赚钱,瞬间就关了。按照吴老师这个逻辑,书店连美好的事物,都算不上。

我有个朋友,闲的蛋疼,去了海南某书屋,做志愿者了。但是我知道他不是上当了,他是明知上当而甘愿上当。我就明白,这是逆向选择的一种技巧,毕竟他还是单身啊。

论榜大腿

类似神州泰岳这种公司,给了很多人想象的空间,做生意,榜大腿就够了。很多人谈起来,跟谁谁谁合作,谈成了就爽翻了,两眼放光,心驰神摇。这其实是一个典型的幸存者偏见。

有个铁钉汤的故事,说虽然我只有一个铁钉,但是你只要给我一个鸡蛋、两碗奶油、三斤牛肉汤、四颗胡萝卜…..我就能做最出全宇宙最美味的铁钉汤。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你对什么有很高的依赖度,价值就属于谁,你晃悠一根铁钉吹什么牛逼。什么?你说你厨艺超群!要不要赌一碗鸡汤,赌你厨艺排不进前1000。

当然,空手套白狼的故事,总是最精彩。子贡一出,存鲁弱齐灭吴强晋霸越;王玄策一人灭一国。就算是听听,都能心潮澎拜,高山仰止。然而,精彩的东西, 之所以精彩,它一定是小概率事件。而创业决策,就是要远离小概率事件。 历史上,更多的榜大腿的故事,结局悲催的大概是主流。因为从逻辑上讲,榜大腿意味着你缺少独立存在的价值,既然缺少独立存在的价值,则没有独立的能力,没有独立的能力,则没有独立的地位。没有独立的地位,怎么可能获得合理的收益呢?

自己有产品能力、运营能力、管理能力,才能大概率做好企业。外包任何关键业务,或者任何大腿依赖行为,都不可持续。

苹果税收不下去

Apple强制对应用内对虚拟物品的支付要求必须使用内购,来收取30%的苹果税。 这恐怕要打自己的脸,有两个原因:

  • 第一,未来虚拟物品销售量会非常大,几乎所有的知识都是虚拟物品,电子书、音乐、电影、游戏、视频。这种30%的税率,对产业的损害非常大
  • 第二,毕竟还有Android。试想,如果你购买虚拟物品,同样的东西,iphone上定价100,Android定价70,不出一年,Apple手机用户就能减少20%。这场景很容易呈现,就腾讯、网易这些厂商联合下,就够Apple看的。

所以,最大的可能,Apple会让步。我很怀疑,这是Apple衰退的一个转折点。

创业是场修行

世俗的看来,一个入世,一个出世,彷佛南辕北辙;但从结果上,却极有可能更接近。

修行,大概是由4件事组成的:设定目标、执行、反思、调整。你要成罗汉、还是真人,都是一个目标。佛教虽然说不执于某个目标,但“不执”同样也是目标。我猜测“不执”的意思,并不是没有目标,而是你虽然有目标,但不要老惦念它,做好当下。就像一个跑者的目标是80公里,并没有必要老去想着80公里,放下心去跑就好。这跟创业就非常像了,你有理想是一回事,做好产品是另一回事,天天想着宏大的理想,并不能离地面半步。

又跑题了,我想说的其实是反思和调整。人类大概最难的就是反思和调整,大多数人到了20岁以后,养成的第一护身符,大概就是“我没有错”。但是修行者跟创业者,最美妙的地方,就是你错了,就看得到,逃无可逃。佛祖苦行失败,意识到苦行错了,换个方式再悟;创业呢,人才跑了、钱没赚到、预期没达成,各种错误称得上层峦叠嶂,让你想说句,“此天亡我,非战之罪“,都惭愧说不出口。怎么办?反思自己的错误,试探、调整。

世上的绝大多数工作,都可以推诿的。比如制度不行,领导不行,父母不行,伙伴不行,时机不行,这届群众不行。唯有创业和修行无处可推,只能时时存疑,处处自省。所以,创业是一个特别充分,不得不,重新认识自我,认识世界的过程;这难道不是修行的目的吗?

我的专利观以及内容付费这回事

我个人是反对用户为知识付费的,所以,本质上,我也反对专利。

“那样就没人研发新药了!”

“你这种人永远看不到好的书,好的电影”

“所有人就没动力创新了!”

看官莫惊,听我说完。

我认为知识属于经济学中的公共物品,这部分应该是由政府(或者第三方平台)实现的,就像我们满大街的绿化,漂亮的图书馆一样。比如新药,你申请了专利,并不能阻止其他药厂制造,政府会根据市场销量给你收入提成。你写了新书,电子书满大街都有人看也没关系,政府根据下载量给你提成。当然,这个机构未必是政府,更可能是一个第三方监管平台。

“狗屁,下载电子书下载音乐能管的了吗”

还好,区块链技术和物联网的普及为这一切带来了可能性。

知识应该免费。希望在我的有生之间,看到让知识像自来水一样,唾手可得。

反直觉

做产品久了,就会发现大多数关于产品的错误都是来自直觉,而直觉是极不靠谱,原因大概有三个:

  • 人性里有相信眼见为实(相信当前的现实)而不相信道理的习惯;高利贷骗局多数利用了这一点
  • 人天性看重短期而轻视长期,表现在对短期过分乐观,对长期过分悲观;
  • 人下意识看到一件事情显而易见的好处,而下意识的忽略隐性问题。比如绝大多数人连任何事有一利必有一弊这种简单的道理都不能领会,单纯一厢情愿的认为,添加功能总是好事情。

后来每次过春节,各种亲戚交流胡侃,发现这种直觉不但是做产品的弊端,也是害人的根源。比如溺爱,就是这三种问题的综合,只看到短期的现实的显而易见的好处;比如托门路给孩子作弊上学、找工作也大致如此。做父母的先以溺爱剥夺孩子自立的能力,然后再以孩子没有自立的能力为论据证明自己在为孩子安排一切是多么正确,这不仅仅称得上愚蠢,也算是极无耻。看到圈子里的鸡汤文,总是说,父母的沟通多么重要能多挣多少钱之类,不由得嗤笑。从逻辑上讲,正确的逻辑是,跟极其优秀的父母沟通是多么重要——问题在于,谁能保证自己的父母极其优秀呢? 所以,窃以为,对大部分父母而言,最好的教育其实不是什么沟通,而是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引导阅读和深度思考的能力。跟先贤大家相比,我相信绝大多数父母包括我们在内,都是淤泥啊。

既然已经扯远了,不妨再扯远一点。直觉这件事,对重大事情的判断上靠谱性,大概比掷筛子还要低很多,危害比掷筛子要大很多。想想人民公社大跃进、纳粹的人类族群优化多半如此。 所以哈耶克说,通往地狱之路通常是由善意构成的。

所谓善意,大抵就是直觉吧。所以,别觉得自己多牛逼,直觉无敌,不管你是谁,最好还是能静下来想想道理。

android-things 闲扯

大公司,做平台,做未来,Google再一次做了成功的示范。

android-things解决三个问题:

  • 低功耗智能设备的操作系统(窗帘、马桶、冰箱、电饭煲)
  • 智能设备特别是无界面无交互操作设备跟android的互联互通问题(WEAVE)
  • 标准化的硬件、标准化的开发接口,使硬件问题大规模软件化,软件开发问题Android化

管你是洗衣机公司、电视机公司,消防物联网公司、还是支架公司,都不需要高深的人才懂硬件,不需要高价的人才懂所谓的嵌入式开发,只要会Android,就能任意提供智能硬件,这才是物联网行业的电力公司、自来水公司啊。阿弥佗佛,希望国内各种物联网集团的老大看到这消息没有羞愧致死,骗了国家这么多补贴,也不知道拿来做什么了。

麻痹的,国内的大公司倒好啊,一个个拿着足以做伟大平台的钱和资源,干着偷鸡摸狗欺负幼儿园小学生的事情,这届人民真心不行。

创业勿妄谈潮流趋势

前几天,跟两个朋友争论,说讨论趋势没意义。这个论断漏洞百出,自然是被突突的千疮百孔,举手认输。后来,反复琢磨着这件事,我觉得应该是逻辑不严谨所致,换个条件语句,可能就好了,大致应该是这样:

  • 有意义的趋势是不可知的(绝大多数人学习不到理解不了)
  • 可知的趋势没什么意义(因为太明显了)

如果有意义的趋势是可知的话,亚马逊和Google早期就是所有投资人的热饽饽,微软就拿不到IBM的DOS订单,联想就不会停掉FM365卖掉手机团队,腾讯就没机会成长,360就没有机会靠免费做大,共产党就无法干掉国民党。

当然,上面这种反证的方法说服不了你这种逻辑严谨的大神,我可以举6个例子,你可以举60个例子对吧。而且,难道这6个例子,不是恰恰他们的创始人发现了趋势吗?嗯,姑且假设是他们的创始人发现了趋势好啦,能说明什么?全世界这么多人都发现不了,瑞星、金山、卡巴斯基都发现不了免费的趋势,就360发现了,恰恰说明趋势不可知。几千个投资人都不肯投资亚马逊,恰恰说明趋势不可知。恰恰证明了,只有极少数极小概率的人能发现和把握趋势。你一定要赌这种小概率事件,认为大奖会落到自己头上吗?要是我,会安心的遵循奥卡姆剃刀原则,认为趋势这事没意义。

所以,我更相信:

  • 大多数所谓的趋势都是事后总结的
  • 创业完全不用考虑趋势这类鸟事,了解了需求自然就把握了趋势

有个打我脸的家伙说,切,你错透了,有很多朋友判断国家有发展物联网的趋势,就注册公司骗到很多政府的钱啊,一定有趋势的!

你妈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