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经理的必要素质

越泛的东西越难描绘,越难把握。产品经理不是工程师,不是设计师,反而更难描绘,就像我们没办法总结出乔布斯、扎克伯格跟罗永浩的共同点一样。抛开素质,谈流程的话,大概是这样:

  • 需求把握
  • 产品设计
  • 组织开发
  • 控制进度和质量
  • 推广和运营

江湖传言,就是编程不逊盖茨,审美力压罗胖,能写文章会刷榜,画的了原型骂得了娘。

最近琢磨的多了,这些素质有肯定比没有好,但都不是必须,可以配人才补齐,但真正有一条隐藏在背后的,反而是必要的素质,那就是深刻理解人性。我不用情商高这个词,是因为情商高被世俗异化了,带有八面玲珑、九成乖巧、十分得体的意味,也就是把理解跟表现统一起来了,这不合逻辑。因为从传统意义上、乔布斯、罗永浩、周鸿祎都不能算情商高的人,但绝对是理解人性的人, 理解并不意味着迎合,就像我们明知必死也不必追求长生一样 。哪些表现出迎合的并不是真正情商高的人。

理解人性,才能把握需求,才能找到推广的痒点和痛点,才能激励和组织团队。从这个角度:

产品经理只能发现,不能培养。

人生没有捷径,但人生有快捷键

我有篇博客说到,做学问学习曾国藩,莫过于大火煮开,小火慢熬。说起来容易,都不容易做到,大火煮开讲究的是刻苦勤奋不畏难,小火慢熬讲究的是巨大的毅力坚持不懈,都是反人性的行为。所以,我的观点是人生没有什么捷径,不走捷径才是最好的捷径。

然而,今天我又说,人生有快捷键,这并不矛盾。

用过PS或者VI或者VS的大侠都知道江湖传言,没有快捷键,速度慢一半。我面试工程师的时候经常会问一句,自动完成的双引号,用什么快捷键可以跳过去,分辨工程师是否熟练用心,屡试不爽。看上去简单的快捷键,对工作效率提升有极大帮助。 然而,大多数人,都不会用快捷键。简单到Ctl+S,常用到Win+D都闻所未闻。快捷键需要坚持学习和训练,这对大多数人而言是门槛,但投入一分钟,收获几千分钟,实在是笔好生意。

运动、读书、写作都是人生快捷键,投入产出比绝对超过1:1000,只不过,大部分蠢人都不肯干,这坐实了人都是作死的这句传言。

宏大是害人精

前几天,批评我们负责运营的小伙不懂的媒体的需求,于是问他,你知道读者为什么要去媒体网站上阅读吗?他回答说,了解商业规律啊。o,麦膏得,我竟然痴痴惶惶无言与对。并且一下子理解了他的问题所在——追求宏大。

宏大的特点是,总是对的,然而并没什么卵用。

我们人类,生来感性和浅薄,只能在生动和具体的词汇中感知和体验,不具备从宏大的总结中反推理细节和具体的能力。若不能体验,则粪土和美食并没有区别。

我本来期待的回答是,用户希望看到新的产品、新的商业模式、竞争对手的信息、失败的总结、不同的观点、有启发的思路、骂人的快感、围观和嘲笑、寻求同理心等具体而微的东西,那么就很容易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商业规律”!还不如直接跟我说用户需要“信息”呢!

“宏大”长期以来扮演着高级害人精的角色。我小的时候,最常见被“宏大”的是文学,大家都不懂文学是什么,先从了再说,于是连说都不会话的人,也萌萌的写“你回眸的凝望速冻了我的灵魂”….

我长大点,宏大的是“极客”;当然,现在你知道了,是“创客”了。

你希望多赚钱,他只愿意做一个完美的产品,我开公司就是装逼,这没什么不好,你知道自己的需求,才有可能达到自己的需求,跟“创客”身份没一毛钱的关系。

忘记宏大吧,警惕宏大,越宏大,越浅薄。

妥协成一个实用主义者

终于把自己的手机阅读弄好了。放弃了自己最早所追求的方案,大概如下:

  • 支持mobi、epub、pdf、txt
  • 易用
  • 界面美观专业

    结果一直找不到合适的阅读器,各种烦恼。现在妥协了,用多看看epub,pdf,用kindle看mobi,各司其职,各得其乐。

    我们每个人可能都会有很多无谓的坚持,毫无意义,浪费生命。妥协也是美。

大腿是抱啊还是不抱啊

我国的词汇实在是神奇,有时候叫借势,有时候叫委身。刘备之栖身曹营,中共之挂靠苏共,联想之托名中科院,都是成功的案例,当然,不成功的居多,比如张作霖之跟随老蒋,西班牙托付苏维埃,到最后被吃的渣都不剩。

所以,抱大腿是个大学问,抱得好飞黄腾达,抱不好灰飞烟灭。创业过程中难免会遇到这个问题,值得玩味。

绝大多数时候,我是反对幻想抱大腿综合症的

我们听说过很多案例,说某个企业因为搞定了通用、搞定了大众、搞定了中石油,所以飞黄腾达,鱼跃龙门。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 幸存者偏见 ——哪更多的为了抱大腿消耗太多资源和时间以至于死掉的企业,谁能看得见呢?

大致说来,创业跟战争一样,奇正相成,以正合,以奇胜。正是硬实力,是成败的基础,抱大腿这种奇兵,可以用啊,但是没有硬实力为基础,建议你想也不要去想,除了让人浮躁外,也就能当根黄瓜用。

你花了更多的时间学的更不好

知乎看多了,标题受影响,用假装客观的陈述句替代疑问句,不是好的风格。正常的风格应该是,为什么你花了更多的时间学习效果反而不好?

学习的方法,曾国藩总结的最好

大火烧开,小火慢慢熬

问题就在这儿,大火烧开!怎么烧?祖宗们又有另一句话,叫学以致用,其实反过来讲,叫

用以致学

更有道理。简单的讲,就是明确目的做一件事情,就能学的更好。比如你学习python,先跟着教程走一遍,但你有个目的,自己做个Goagent,或者做个18个女友的生理周期自动提醒器,那么只要你做完了,能用了,就学通了,这叫大火烧开。

  • 你学Photoshop,有个用的目的是做一套24P家庭相册;
  • 学历史,目的是写篇文章证明秦桧是好人
  • 你学英语,有个目的是翻译一本书;
  • 你学烹饪,目的是熟练4冷4热8个菜;
  • 你学素女经,目的是成为新世纪不倒翁

我们英文学了几十年,其实就是缺少一把火烧开,总是少不开,总在烧。

你们信不信我不管,反正,我改。

使用Git下载

从GitHub上下载有好多种方法,比如用Github客户端,在项目的页面上下载Zip包,这样样式丰富庞杂其实不利于学习。学Git就看怎么安装Git,怎么利用Git下载。

我喜欢用虚拟机,就不提Windows。在ubuntu上安装Git,如下:

sudo apt-get install git

实在是简单爽快到前列腺收缩。

下面假设我们要下载一个叫萤火虫的项目,只需要2步:

  1. 在项目的右侧有个https clone URL,点击复制图标,就把链接复制好了,是

    https://github.com/yinghuocho/firefly-proxy.git

  2. 然后,在linux的命令行里面输入

    git clone https://github.com/yinghuocho/firefly-proxy.git

就把整套萤火虫全部下载到本地了,可以慢慢学习研究,萤火虫具体是干什么的,别问我,我不懂。

创业是否需要鼓励

有淘金热才有工业化的美国,有狂热的互联网才有腾讯和谷歌。

我们表面上鼓励的是创业,其实鼓励的是勇气和创新,这是我们这个民族欠缺已久的东西,矫枉过正,也在所不惜啊。

就算牺牲些个体,也是整体利大于弊,何况个体牺牲这件事,也只是可能。对大多数浮躁的人而言,创业失败了,重新认识自己,沉静下来打工,对一生而言,未必是坏事,福祸相依而已。

毛爷爷有句深得我心的话, “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 .对一个过分保守、中庸,乡愿文化泛滥的民族而言,更是如此。

用好免费的VMware player

VMWare 实在是良心企业,新版的Player除了不能做克隆和快照,跟Workstation没有区别。推荐下载

用原汁原味的git,gcc之类,最好的办法就是用VMWare安装Linux,在linux下用linux的东西,在windows下用windows,会减少很多困扰。

VMWare的克隆功能,其实并不常用,比如你有个Ubuntu虚拟机,想安装多个交叉编译器,怕自己弄昏头了,就可以克隆一个虚拟机,重新取个名字。也有人需要实验几十个主机的场景,反正大多数人用不到。

VMWare的快照功能,有点儿还原点的意思,好容易把系统弄到一个完美的情况,弄个快照备份下,将来一旦把系统搞砸了,随时弄回来,多少有点儿杞人忧天。最简单的替换办法就是你把vmdk和vmx文件备份下,覆盖回来就好,未见得非得要这个功能。

Player最初其实只有play功能,不能生成虚拟机,现在随着技术的深入,竞争的激烈,开放了更多的功能。作为用户,你只能感谢竞争。作为产品狗,什么时候开放哪些功能真的是个很头疼的问题,开放、不开放、不开放、开放…

为何Git教程都看起来好复杂

Git有好多教程,这就说明Git复杂。

网上的教程除了廖雪峰的教程,可观者寥寥。但其实Git本身是一系列目的的组合,也是不同用户需求的组合,本不该是这么复杂的教程。一个修马桶的工人本来也不需要懂得流体力学。

我猜,多数写教程的人都有着“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事开太平”的美好愿望吧,不完整系统不足以彰显能力和深度。

Git设计的目的大概有如下几个:

  1. 版本管理
  2. 异地备份
  3. 多人协作

但是需要Git的人,目的分布并不见得相同,大概是:

  1. 下载别人的东西
  2. 下载别人的东西
  3. 下载别人的东西
  4. 版本管理
  5. 异地备份
  6. 多人协作

所以,真正好的教程也应该从需求入手,而不是从设计目的入手,更不应该从模型体系入手。如果你也是产品狗,你一定也这么想。

明天,我就写一篇如何用git下载别人东西的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