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并无黑科技

所谓黑科技,大概就是意向不到的科技动向,含思维脑洞大开和科学日新月异两层叠加意思。于是,大家就天天盯着科技媒体看,今天这消息,明天那会议,仿佛不了解就会错过潮流。这大可不必。

近些年,黑科技乱入的状况,并不是科技横空出世,而是,智能手机和云计算的发展,使得原来大量的科技有了用武之地。假如我们把科技比作煤炭的话,那么智能手机是挖掘机。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不缺煤,我们缺的是挖掘机。

黑科技本质上只是脑洞大开,科技的变化,很大成都上是渐进的。就像人脸识别算法一样,从粗陋的矢量特征到特征脸到深度学习,是一个极慢的渐进过程,虽然每一步的提升很显著,但是从应用的角度并没有石破天惊,只有我们从20年30年的格局去看他,才能惊诧性能的变化。

所以,我们掉头想过去,什么黑科技!伟大的只是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模式对人类的影响并不亚于科技的影响,假设你不是科研从业者,对模式的关注,比对科技的关注更有益。

微信做不到

社交的下一步,大概就是商品和阅读。我周围的人认可什么商品,我欣赏的人阅读什么书和文章,这才是社交的价值。

正确的姿势大概是这样的,你买的任何东西,拍一下,就能自动识别商品,你输入价格和评分,就完事儿了。以后你想买任何东西,都可以搜索,看看哪些有朋友买过,评价如何。
商家会给平台钱,平台会给个人钱,但是给钱的原因不是因为购买,而是因为这评价朋友认为有效。有效才是评价的核心,好评不是。在大数据模式下,建立有效的评价体系,应该不难。

从微信读书,衍变成一个电子书城来看,微信做不到,太功利,很危险。

微软的更加智能陷阱

我没有具体数据,但我很想说,微软号称极简的Visual Basic大概是死掉了,从搜索指数上看,这个结论大半没有错。同样是从搜索指数上看,c#等其他微软的语言,跟微软的市场占有率完全不匹配,我可以较大把握的说,微软肯定犯错了。

我个人的观点,最重要的因素是,微软太想一步到位,于是在很多地方画蛇添足。比如MFC,对这技术我不评判,但是这模式,简直就是一坨翔。本来,手写Windows Api窗口应用并不复杂,只是烦,并不难;MFC的出现,成功的实现了,即难又烦(写稍微复杂的应用就反而变得难),还平白增加了入门的理解MFC机制的门槛,哪些莫名奇妙添加的Doc/View模式也在后来完美失败。微软想降低程序员的门槛,无意中增加了程序员的门槛。
C#也是如此,在让高中生都能做web开发上,微软成功了(蓝翔和青鸟爱死你),在让高中生开发的东西都绝对不能用上,微软就更成功了(不考大学还想学编程,我高级黑死你)!过度智能的封装,让真正热爱编程的人远离了c#,因为每一层封装都意味着多一层理解成本,少一分操控。

微软的错误总结下来大概是两点:

  • 没搞清楚自己的目标用户是什么样的人,贪婪的想囊括一切,反而丢失核心用户
  • 没有做精益开发、快速反馈的模式,而总是希望一步做到位,这个从开发时间到反馈时间周期很长,丢掉了理解用户行为,快速纠正的机会。

没有人是圣人,但同样的错误几十年来不停地犯,这只能叫基因了。

论扎堆

周围有些小伙子喜欢扎堆,这创业大赛,那咖啡,有是抱着学习的态度去的,有是抱着寻找资源的态度去的,大概意思是,张良要不是每天在外面瞎混,怎么能碰到黄石公呢?

怎么讲呢,你再幼稚也不能相信张良是因为给人捧臭脚穿鞋才被选中,张良被选中是因为他是张良,他说的话,做的事,引起了大牛的注意,才入法眼。

扎堆是个投入产出比很差的事,不是不行,是达到目的的概率太低。原因是,

  • “你自己是谁是第一重要的”,在你没达到一定水平的时候,别人说的真理你也未见得懂,先做
  • “有水平的人去扎堆的概率很低”,都在忙自己事业呢,哪有空去扎堆?
  • “资源不对等的交换很难发生”,你值得投或者值的合作,在早期不是大概率事情

不如耐下心来读书,《从0到1》《创业维艰》《精益创业》,更长见识些。

我的慈善观

前几天在微信上为一个重病的孩子捐了10块钱。然而自己立马就陷入了逻辑困境:

  • 世界上有这么多人,残、病、穷、困,我为什么选择帮助这个而不帮助哪个?应该帮助多少?一个生理疾病的陌生人我帮了,一个抑郁症可能自杀的人我帮不帮我怎么帮?

  • 如果慈善以拔一毛以利天下为准绳(方便低廉),问题来了,一毛是多少?对我来说100块是一毛,10块是一毛,还是1块是一毛?

  • 如果以想捐就捐,被感动就捐,在身边就捐,我岂不是没有了原则和边界?

天下最应该慈善的人,莫过于是领袖和宗教;然而领袖并没有每天去给弱势群体发钱,和尚并不事耕种劳作赚钱做慈善,反而需要人供养,至少说明,捐钱这种慈善的事,如果不是最没用的慈善,也可能是最没用的慈善之一。

从广义的角度讲,推动政治改革惠及几十亿人、推动佛教传播惠及几千年、开办企业创造就业、文艺创作、机械制造,无一不是慈善,无一不是大慈善。隐形的慈善难道就不是慈善了吗?这样问题又变成:

慈善是一种动机还是一种结果?

我们常说,不能隔代教育,原因在于,隔代教育孩子,是动机导向,我对你好表现出来很重要。你要吃零食,我给你买最贵的吃到撑,你是家里的小太阳可为所欲为;自己教育孩子,是结果导向,孩子独立很重要、孩子自制很重要、孩子懂得关爱别人很重要,所以要控制、引导而不是纵容。

我想慈善多半也是如此,做好自己的事,比什么捐款支教都重要。当然,你如果觉得自己捐钱很舒服,官人请自便。

体验不全是表现

上中学的时候,一群人去打乒乓球,有个兄弟非常,那个,鹤立鸡群。他双脚不停的左右跳动,有韵律而且优雅,除了他跳动的方向跟球的来路几乎相反以外,动作堪称完美。

所以,后来我就把人分两类,喜欢知其然的人,喜欢知所以然的人。

做手机和App的人,虽然比当年的乒乓球高大上了很多,但人性还是一样。一部分人以为UI风格和细节就代表了懂体验,以为极简、易用、快速是成功的根本,这其实是只看到了成功者的表面。

罗永浩当真是在卖情怀。不羁、特立独行、自由、认真、好学、快意恩仇……,每个买罗永浩手机的人都是为自己的价值观埋单,扁平还是拟物,那玩意儿只是罗氏手机的表面。所以,锤子手机谁也学不来。锤子手机售卖的是冰山下的情怀+水面上一点点而的UI表现。所以,我判断联想的ZUK、一加手机这些空间实在不大。情怀不够、技术不强、性价比不可持续,真不知道这些伟大的投资人和高瞻远瞩的高管在想什么。

App也是如此,好看、逼格只是一个结果。就像一个房子,老子先建起来,防10级地震,面积大,再难看也会有人喜欢;建好了,觉得应该好看点啊,才会有绿化、外观装饰、内装修、通风祛湿。做App的兄弟,多数不知道如何建房子,整天想着我该怎么装修,绝壁不是好事。

真正的体验不只是表现,不只是软装,是你看不到的哪些,地下30米的地基和生硬的钢筋混凝土,要扎扎实实做好做下去。

微软也要从细分市场开始

Surface Pro 4确实让我心动了,微软看看在娱乐市场干不动iPad,转头进入生产力领域,确实是好主意。何况,微软的Universal,能让软件在phone,PC,PAD三者间无缝转换,无论对开发者还是使用者,都是极大赏心乐事。在这种情况下,凡PC软件皆可用于phone,微软就一举解决了store App荒的问题,不得不说是个破局的好主意。

若windows手机的win 10化完成,VS2015又能甩开Xcode3条马路,不仅苹果危险,Android也会着急。娱乐很屌吗?我是生产力。

翻墙的有效方法

跟绝大多数事情一样,要么很简单,要么很复杂。这些年来,我用过无界、赛风、Tor、Lantern、VPN、Goagent、Shadowsocks、VPN Gate。最后的结论是,只有两个方法最有效:

  1. 自己购买VPS配Shadowsocks,速度快、稳定。就是复杂、花钱
  2. 震惊的方法是百度浏览器,神了。其浏览器插件实在是神奇!伟大的百度,做一个可翻墙的浏览器,就是为了让你访问谷歌,这是什么精神?这是什么情怀!

生平第一次推荐百度产品,你还不心动?

关于汪峰的耳机,下个断言等待打脸

fiil不会成功

没什么确切依据,虽然我不喜欢他,但也不特别厌恶他。看空的原因是,我搜肠刮肚,找不出豪华团队创业成功的案例。一个牛人的成功案例很多,因为成也萧何败萧何,责任大,压力大,潜力大;一群牛人的成功案例,我没见过。就算万通这帮人,刚在一起的时候,也称不上豪华,离开的时候才是。大致原因是:

  1. 没有责任主体
  2. 都是玩票,没有成功的饥渴,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

把创业想的太简单了,不会成功。

小朋友学编程从Alice开始比较好,兼谈未来的IT模式

跟Python这些语言相比,Alice最大的区别是它把”用“放在前面。直接拖放就能让人物说话、移动、消失,更接近我们人类自然的理解方式。

而小朋友学编程最大的意义应该也是如此,理解面向对象的概念,一个对象,在什么条件下,做什么事。具体语法、字典、Socket这些东西并不是12岁以下小朋友需要理解的东西。总不能为了学编程学编译原理、学网络协议、学数据结构。

而且我相信未来很多东西都会成为基础设施,网络编程不需要理解TCP IP UDP 阻塞、异步,只需要大概这样:

myApp.SaveInServer(ServerIP,FileName)
myApp.InformAll(ServerIP,Friends,BYHTTPS)

云服务,提供云存储、云计算、云发布,云SDK提供各种封装好的协议、IM协议、视频编解码各种实现;两头都有了,所需要的人才就是策划和积木组合,就像现在的电影,核心是故事而不是摄影机。

从这个意义上讲,未来10年的IT竞争,将会从云的竞争,转向云SDK和云服务整合的竞争,谁先做客户端的云SDK动作,谁就有可能引领未来10年的IT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