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节约吗

你不定义一件事,就没办法谈论一件事。否则,早晚你会发现自己栽坑里。所以,我们先琢磨下,节约是什么。

翻字典的话,节和约是一回事,说文注,“节,竹约也”。’节‘的本意从竹节中来,指草木支干坚硬的地方,后来衍申成“关键”的含义,如关节、节操;因为有规律,也有周期性的意思,比如节奏、节日。我猜测这个“节”用在“节约”,是取其“关键”的含义,就是用在关键的地方。荀子有言,“强本而节用,则天不能贫”。

那么,我们的问题,就变成了,用在关键的地方就成。 可是,当我们深究,为什么要用在关键地方的时候,我们很容易理解,原因是不足,经济学上叫稀缺。 换句话说,只有稀缺,才存在节约这个概念,否则,节约这个词汇无意义。

这个时候,道德高尚之士,会总结说,嘿嘿,你看看啊,天下有什么东西不稀缺啊,所以,我们要务必事事节约啊。对于偷换概念的人而言,我们通常用直接打脸的反证法。从逻辑上讲,如果事事关键的话,则事事不关键,“关键”这个词就失去了意义,这是打脸一。从现实当中讲的话,如果道德高尚者,每年洗三五次澡,算了,我们慷慨点,冬天洗三五次吧(我小时候在县城,几乎每个人冬天都是每月洗一次的节奏,在农村的话,一个冬季最多一次——只是说明这个正常人可以接受),我就信服他,可惜我相信现在道德高洁之士虽多,让他减少洗澡数量,让他不用冰箱,让他停止空调,他多半是不肯的,这是打脸之二。 打脸的目的是说,泛泛的讲节约,不寻求出什么是“用在关键处”,不能解决如何节约的问题。

所以,想必答案也清晰了,对私有财产而言,本来就不存在“节约”这回事。一个富人,浪费50吨水哗哗淌着玩只为自己开心,跟此人乘坐私人飞机游玩让自己开心相比,并没有更加“不节约”——只是你看着更不舒服而已。对一个体制外,永远没有机会公款消费的人而言,天下本来没有“节约”这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