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慈善观

前几天在微信上为一个重病的孩子捐了10块钱。然而自己立马就陷入了逻辑困境:

  • 世界上有这么多人,残、病、穷、困,我为什么选择帮助这个而不帮助哪个?应该帮助多少?一个生理疾病的陌生人我帮了,一个抑郁症可能自杀的人我帮不帮我怎么帮?

  • 如果慈善以拔一毛以利天下为准绳(方便低廉),问题来了,一毛是多少?对我来说100块是一毛,10块是一毛,还是1块是一毛?

  • 如果以想捐就捐,被感动就捐,在身边就捐,我岂不是没有了原则和边界?

天下最应该慈善的人,莫过于是领袖和宗教;然而领袖并没有每天去给弱势群体发钱,和尚并不事耕种劳作赚钱做慈善,反而需要人供养,至少说明,捐钱这种慈善的事,如果不是最没用的慈善,也可能是最没用的慈善之一。

从广义的角度讲,推动政治改革惠及几十亿人、推动佛教传播惠及几千年、开办企业创造就业、文艺创作、机械制造,无一不是慈善,无一不是大慈善。隐形的慈善难道就不是慈善了吗?这样问题又变成:

慈善是一种动机还是一种结果?

我们常说,不能隔代教育,原因在于,隔代教育孩子,是动机导向,我对你好表现出来很重要。你要吃零食,我给你买最贵的吃到撑,你是家里的小太阳可为所欲为;自己教育孩子,是结果导向,孩子独立很重要、孩子自制很重要、孩子懂得关爱别人很重要,所以要控制、引导而不是纵容。

我想慈善多半也是如此,做好自己的事,比什么捐款支教都重要。当然,你如果觉得自己捐钱很舒服,官人请自便。